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最高法知产法庭公开宣判一起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

图为庭审现场。尚轶 摄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确立网络通信领域多主体实施方法专利侵权判定标准来源: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发布时间:2019-12-10
20:09:11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12月10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公开宣判上诉人深圳市吉祥腾达科技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深圳敦骏科技有限公司、原审被告济南历下弘康电子产品经营部、济南历下昊威电子产品经营部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腾达公司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侵害了敦骏公司的专利权,当庭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最高法知民终147号

图为庭审现场。尚轶 摄

敦骏公司系ZL02123502.3号名称为“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的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涉及Web认证上网技术,提出了一种基于Web虚拟服务器的强制登录认证网页的方法,该专利技术主要应用于路由器。腾达公司是国内一家规模较大的网络通信设备及方案供应商,路由器是其主要产品。

上诉人:深圳市吉祥腾达科技有限公司。

12月10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公开宣判上诉人深圳市吉祥腾达科技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深圳敦骏科技有限公司、原审被告济南历下弘康电子产品经营部、济南历下昊威电子产品经营部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腾达公司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侵害了敦骏公司的专利权,当庭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图1:被诉侵权产品说明书中宣传的Web认证功能

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西丽中山园路1001号TCL高新科技园E3栋6-8层。

敦骏公司系ZL02123502.3号名称为“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的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涉及Web认证上网技术,提出了一种基于Web虚拟服务器的强制登录认证网页的方法,该专利技术主要应用于路由器。腾达公司是国内一家规模较大的网络通信设备及方案供应商,路由器是其主要产品。

2018年7月敦骏公司向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腾达公司未经许可制造、许诺销售、销售,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未经许可销售的3款路由器产品侵害了敦骏公司的涉案专利权,请求判令3被告立即停止侵权、销毁库存及生产模具并赔偿敦骏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0万元。

法定代表人:全登平,该公司总经理。

图1:被诉侵权产品说明书中宣传的Web认证功能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用户使用被诉侵权产品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时,再现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的全部技术方案,因此,腾达公司未经敦骏公司许可,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其行为侵害了敦骏公司的涉案专利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的责任。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但能够提供产品的来源,考虑该产品仅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再现涉案专利技术方案的情节,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应停止侵权,其赔偿责任予以免除。2019年5月6日一审判决:腾达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许诺销售、销售涉案的路由器产品;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立即停止销售涉案的路由器产品;腾达公司赔偿敦骏科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0万元。腾达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该判决,改判驳回敦骏公司全部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于2019年7月4日依法受理该案,并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冠斌,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8年7月敦骏公司向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腾达公司未经许可制造、许诺销售、销售,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未经许可销售的3款路由器产品侵害了敦骏公司的涉案专利权,请求判令3被告立即停止侵权、销毁库存及生产模具并赔偿敦骏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0万元。

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被诉侵权的3款路由器产品在“Web认证开启”模式下的使用过程,全部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和2的保护范围,腾达公司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构成专利侵权并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腾达公司拒不提供有关侵权规模的基础事实,致使对专利技术贡献度的考量缺乏精准计算依据,对腾达公司二审中关于赔偿额过高的各项抗辩主张不予支持。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鉴于本案当庭宣判,故判决立即发生法律效力。

委托诉讼代理人:左萌,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用户使用被诉侵权产品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时,再现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的全部技术方案,因此,腾达公司未经敦骏公司许可,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其行为侵害了敦骏公司的涉案专利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的责任。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但能够提供产品的来源,考虑该产品仅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再现涉案专利技术方案的情节,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应停止侵权,其赔偿责任予以免除。2019年5月6日一审判决:腾达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许诺销售、销售涉案的路由器产品;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立即停止销售涉案的路由器产品;腾达公司赔偿敦骏科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0万元。腾达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该判决,改判驳回敦骏公司全部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于2019年7月4日依法受理该案,并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图2: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技术比对

被上诉人:深圳敦骏科技有限公司。

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被诉侵权的3款路由器产品在“Web认证开启”模式下的使用过程,全部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和2的保护范围,腾达公司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构成专利侵权并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腾达公司拒不提供有关侵权规模的基础事实,致使对专利技术贡献度的考量缺乏精准计算依据,对腾达公司二审中关于赔偿额过高的各项抗辩主张不予支持。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鉴于本案当庭宣判,故判决立即发生法律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在该案中确立了如下重要规则:权利要求是界定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依据,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相关内容。说明书及其附图对于权利要求的解释作用体现在帮助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准确理解权利要求的内容,但不能替代权利要求在界定专利权保护范围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对于权利要求中相关技术术语或者技术特征的解释,应当遵循内部证据优先原则。如果权利要求相关技术术语或者技术特征在专利说明书中已经作了特别的说明,应当根据该特别说明作出解释;如果说明书并没有特别说明,应当按照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的通常理解作出解释;权利要求的解释应当以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对专利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形成整体认识的基础上,结合权利要求的具体语境,对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作出合乎逻辑的界定,以符合发明目的和能够实现发明技术方案为指引。如果被诉侵权行为人以生产经营为目的,将专利方法的实质内容固化在被诉侵权产品中,该行为或者行为结果对专利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被全面覆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实质性作用,也即终端用户在正常使用该被诉侵权产品时就能自然再现该专利方法过程的,则应认定被诉侵权行为人实施了该专利方法,侵害了专利权人的权利;专利权人主张以侵权获利确定赔偿额的,侵权规模即为损害赔偿计算的基础事实。专利权人对此项基础事实承担初步举证责任。如果专利权人已经完成初步举证,被诉侵权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有关侵权规模基础事实的相应证据材料,导致用于计算侵权获利的基础事实无法精准确定,对其提出的应考虑涉案专利对其侵权获利的贡献度等抗辩理由可不予考虑。

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观湖街道环观南路94号德盛昌大厦7楼B08。

图2: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技术比对

最高人民法院从专利法鼓励发明创造、促进科技进步的立法目的出发,充分考虑新技术领域的行业特点,明确了网络通信领域方法专利的侵权判定标准,体现知识产权司法审判尊重科技发展规律和谋求知识产权实质性保护的价值取向。同时,进一步强化举证责任分配规则在侵权损害赔偿计算中的适用,突出侵权规模基础事实在损害赔偿计算中的首要地位,引导和促进诉讼双方就侵权赔偿计算形成实质性抗辩。该案裁判对于统一网络通信领域方法专利侵权裁判标准、公平合理拓展专利权保护空间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法定代表人:朴宁,该公司总经理。

最高人民法院在该案中确立了如下重要规则:权利要求是界定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依据,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相关内容。说明书及其附图对于权利要求的解释作用体现在帮助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准确理解权利要求的内容,但不能替代权利要求在界定专利权保护范围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对于权利要求中相关技术术语或者技术特征的解释,应当遵循内部证据优先原则。如果权利要求相关技术术语或者技术特征在专利说明书中已经作了特别的说明,应当根据该特别说明作出解释;如果说明书并没有特别说明,应当按照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的通常理解作出解释;权利要求的解释应当以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对专利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形成整体认识的基础上,结合权利要求的具体语境,对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作出合乎逻辑的界定,以符合发明目的和能够实现发明技术方案为指引。如果被诉侵权行为人以生产经营为目的,将专利方法的实质内容固化在被诉侵权产品中,该行为或者行为结果对专利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被全面覆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实质性作用,也即终端用户在正常使用该被诉侵权产品时就能自然再现该专利方法过程的,则应认定被诉侵权行为人实施了该专利方法,侵害了专利权人的权利;专利权人主张以侵权获利确定赔偿额的,侵权规模即为损害赔偿计算的基础事实。专利权人对此项基础事实承担初步举证责任。如果专利权人已经完成初步举证,被诉侵权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有关侵权规模基础事实的相应证据材料,导致用于计算侵权获利的基础事实无法精准确定,对其提出的应考虑涉案专利对其侵权获利的贡献度等抗辩理由可不予考虑。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献涛,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最高人民法院从专利法鼓励发明创造、促进科技进步的立法目的出发,充分考虑新技术领域的行业特点,明确了网络通信领域方法专利的侵权判定标准,体现知识产权司法审判尊重科技发展规律和谋求知识产权实质性保护的价值取向。同时,进一步强化举证责任分配规则在侵权损害赔偿计算中的适用,突出侵权规模基础事实在损害赔偿计算中的首要地位,引导和促进诉讼双方就侵权赔偿计算形成实质性抗辩。该案裁判对于统一网络通信领域方法专利侵权裁判标准、公平合理拓展专利权保护空间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良勇,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济南历下弘康电子产品经营部。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山大路147号山东山纺科技市场二楼037号。

经营者:姜玉雷,女,1974年2月21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成武县成武镇芭堤行政村康楼村14号。

原审被告:济南历下昊威电子产品经营部。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山大路147号山东山纺科技市场一楼T3号。

经营者:康现冬,男,1975年7月28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成武县成武镇芭堤行政村康楼村14号。

上诉人深圳市吉祥腾达科技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敦骏科技有限公司、原审被告济南历下弘康电子产品经营部、济南历下昊威电子产品经营部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6日作出的鲁01民初14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7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9年10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腾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冠斌、左萌,被上诉人敦骏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献涛、刘良勇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腾达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敦骏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由敦骏公司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

原审判决在侵权认定上存在严重错误

1.敦骏公司单方进行的公证检测方案存在明显瑕疵,不能作为判断腾达公司的W15E路由器产品是否侵权的依据。根据公证步骤,用户电脑中仅仅执行在IE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并回车步骤,检测电脑也应仅仅能够捕获到与该操作相关的报文数据。然而,根据公证书内容,例如第55号报文,路由器的WAN口向DNS服务器请求“urs.microsoft.com”的地址,由于用户电脑并没有相应的操作,因此可以确定检测电脑并非仅仅抓取用户电脑中操作所产生的报文,测试环境存在严重的干扰。

2.原审判决认定被诉侵权产品必然存在执行专利号为ZL02123502.3、名称为“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发明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虚拟Web服务器”功能的程序,且执行了步骤B中的“由该‘虚拟Web服务器’虚拟成用户要访问的网站与门户业务用户设备建立TCP连接”这一特征,明显缺乏事实依据。首先,在对被诉侵权产品的内部结构和处理流程完全不清楚的情况下,仅仅根据用户电脑抓取的数据报文和检测电脑抓取的数据报文是否一致,无法认定被诉侵权产品必然存在执行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虚拟Web服务器”功能的程序。其次,权利要求1的步骤B中明确限定:“由该‘虚拟Web服务器’虚拟成用户要访问的网站与门户业务用户设备建立TCP连接”,对此,说明书相关内容也有明确记载。由此可见,权利要求1中的“虚拟Web服务器”不仅要发送重定向报文,更重要的是要虚拟成用户要访问的网站并与用户设备建立TCP连接,但被诉侵权产品缺乏此项技术特征。

3.原审判决仅根据用户电脑捕获的184号、185号、191号报文,就认定被诉侵权产品执行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步骤A、B和C,缺乏事实依据。首先,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不仅涉及前述“TCP连接”特征,而且还涉及“接入服务器”的底层硬件与高层软件模块、门户业务用户设备之间的数据交互等其他多个特征,这些特征均无法仅根据用户电脑捕获的报文情况直接确定。因此,原审判决仅基于184号报文、185号报文认定被诉侵权产品执行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步骤A、B,缺乏事实依据。其次,原审判决认定用户电脑捕获的191号报文能够证明被诉侵权产品执行了步骤C是明显错误的。根据涉案专利说明书的记载,真正门户网站位于远程广域网,因此,访问Portal_Server的191号报文经过被诉侵权产品的WAN口后在检测电脑中也应能检测到相应的报文,但是原审判决却认定“检测电脑wireshark软件抓取的数据未包含与用户电脑中184至191号报文相对应的报文”。因此,原审判决认定用户电脑捕获的191号报文能够证明腾达公司路由器执行了步骤C,明显缺乏事实依据。

4.从公证检测结果看,被诉侵权产品也明显不构成侵权。被诉侵权产品执行的方法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区别至少在于:被诉侵权产品关于TCP连接的方式与权利要求1完全不同。在被诉侵权产品中,在用户输入“”后,经DNS查询响应,用户电脑会通过被诉侵权产品与真实的sina服务器建立TCP连接,检测电脑端存在与用户电脑端的报文180号、182号、183号相对应的报文49号、51号、52号可以证明这一点。而且,对于用户电脑端的报文180号、182号、183号为用于建立TCP连接的“三次握手”的TCP报文,敦骏公司对此也明确承认。而如前所述,权利要求1的步骤B中明确限定的是“由该‘虚拟Web服务器’虚拟成用户要访问的网站与门户业务用户设备建立TCP连接”,即由“虚拟Web服务器”与用户设备进行TCP连接。可见,两者的技术方案完全不同,两者的技术构思也完全不同。被诉侵权产品需要先通过用户设备与用户要访问的真实网站建立TCP连接,才能后续重定向到认证网页。而涉案专利则是直接通过接入服务器中的“虚拟Web服务器”虚拟成用户要访问的网站,从而取代真实服务器与用户设备建立TCP,进而后续重定向到认证网页。而且,由于涉案专利采用“虚拟Web服务器”与客户端建立TCP连接,因此即便是随便敲入几个数字也能执行强制Portal业务。但是,对于被诉侵权产品而言,由于用户设备需要与真实网站建立TCP连接,因此只有当用户设备输入真实有效的域名或IP地址才能实现强制Portal业务。仅基于上述区别,被诉侵权产品已经不落入权利要求1的保护范围,不构成侵权。另外,涉案专利主要针对的是远程设置Portal_Server的方案,能够实现不需要对Portal_Server增加特殊处理、大大提高了强制Portal功能的兼容性、跟任何Portal_Server都可以对接等有益效果。但被诉侵权产品本身就内置了Portal_Server,并不需要远程设置Portal_Server。因此,被诉侵权产品并未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对于被诉侵权产品所采用的技术方案,腾达公司也申请了专利,这进一步佐证了被诉侵权产品没有实施涉案专利,不构成侵权。

5.涉案的路由器产品包括W15E、W20E和G1,公证检测仅涉及W15E路由器这一款被诉侵权产品,原审判决却判定“涉案的路由器产品”构成侵权,明显缺乏事实依据。

原审判决基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直接判令腾达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许诺销售、销售涉案的路由器产品,明确缺乏法律依据。涉案专利保护的是一种网络接入认证方法,根据该方法并不能直接获得任何产品,因此,对于涉案专利的保护并不能延伸到产品。据此,原审判决判令腾达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许诺销售、销售涉案的路由器产品”,明显缺乏法律依据,不应当予以支持。

原审判决关于赔偿额的认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定的赔偿额明显过高

1.敦骏公司提供的销售量数据不可信,电商平台上的累计评价不等同于销售量,经常出现某一型号产品的用户评价中涉及其它型号的产品以及涵盖已退货产品的情形。

2.路由器产品领域属于高度竞争的领域,生产厂家众多,敦骏公司主张的行业利润率为30%,不仅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而且明显偏高。原审判决直接基于该利润率确定赔偿额,明显缺乏事实依据。

3.随着技术的发展和细化,产品中集成的技术越来越多,任何一项专利都难以涵盖整个产品及其全部功能,尤其是对于那些技术密集型的电子产品而言。因此,在确定赔偿额时应当考虑专利的利润贡献度。就本案涉及的路由器产品而言,涉案专利的技术方案同样并未涵盖整个产品,而且仅仅涉及路由器的接入认证功能,显然不能将整个路由器产品的利润都视为涉案专利带来的利润。原审判决将被诉侵权产品的全部利润作为涉案专利带来的利润,并以此计算赔偿额,明显存在法律适用错误。

4.涉案专利涉及了接入服务器的“Web认证功能”中的强制Portal技术,该技术方案存在替代方案,与替代方案相比,涉案专利也不具有更优异的技术效果。

敦骏公司辩称:原审判决认定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据此判令腾达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承担赔偿责任,属于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未作答辩。

敦骏公司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原审法院于2018年7月20日立案受理。敦骏公司诉讼请求:1.判令腾达公司、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以及许诺销售侵犯敦骏公司涉案专利权产品的行为,销毁库存及生产模具;2.判令腾达公司、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赔偿敦骏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0万元;3.判令腾达公司、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敦骏公司是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涉及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是一种强制业务技术,是对“目的地址转换+源地址转换+重定向”技术方案进行提炼,可简化强制实现过程和减轻对接入服务器底层硬件的要求。腾达公司是一家规模较大的网络通讯产品的生产厂家,注册资金12000万,年销售额超过30亿,在全国多个城市设有十多家分公司,产品出口至全球80余个国家和地区,销售总量累计超过5亿台,其产品涵盖家用无线、商用无线、交换机、接入终端等领域,广泛应用于餐饮、商超、娱乐等多种场所。经调查发现,腾达公司制造、销售的W15E、W20E、G1等多款商用无线路由器均侵害敦骏公司涉案专利权。同时,腾达公司的侵权产品销售范围广、销量多,在实体店、网店均有销售。腾达公司的上述行为侵害了敦骏公司的合法权利,给敦骏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销售侵害敦骏公司涉案专利权的产品,给敦骏公司造成经济损失。

腾达公司原审辩称:1.涉案专利、被诉侵权产品访问任意网站时实现定向的方式不同,访问的过程亦不等同,腾达公司没有侵害敦骏公司的涉案专利权;2.敦骏公司诉请的赔偿数额过高且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驳回敦骏公司的诉讼请求。

弘康经营部、昊威经营部原审共同辩称:其所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是从代理商处合法进货的,其不是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者,不应承担责任。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

2002年6月28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就涉案专利技术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发明专利并于2008年8月20日获得授权。2015年7月2日,专利权人由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变更为敦骏公司。敦骏公司在本案中主张涉案专利的保护依据为权利要求1、2,其内容为:1.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其特征在于包括以下处理步骤:A.接入服务器底层硬件对门户业务用户设备未通过认证前的第一个上行HTTP报文,直接提交给“虚拟Web服务器”,该“虚拟Web服务器”功能由接入服务器高层软件的“虚拟Web服务器”模块实现;B.由该“虚拟Web服务器”虚拟成用户要访问的网站与门户业务用户设备建立TCP连接,“虚拟Web服务器”向接入服务器底层硬件返回含有重定向信息的报文,再由接入服务器底层硬件按正常的转发流程向门户业务用户设备发一个重定向到真正门户网站Portal_Server的报文;C.收到重定向报文后的门户业务用户设备的浏览器自动发起对真正门户网站Portal_Server的访问。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的步骤A,由门户业务用户在浏览器上输入任何正确的域名、IP地址或任何的数字,形成上行IP报文;所述的步骤B,由“虚拟Web服务器”虚拟成该IP报文的IP地址的网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