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大宗淡水鱼产业体系的首席科学家,戈贤平在接受农财宝典记者专访时坦言,淡水鱼产业的发展确实面临一些问题,包括从新技术研发到成果转化方面,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支持。“大的发展方向体系内早就有了一定的共识,只是这个工作做起来会很漫长,可能有人一辈做的工作都只是在给后人奠定基础。”戈贤平告诉记者,技术研发工作体系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是目前更应该重视的是大宗淡水鱼的质量安全问题。“我们要像爱护眼睛一样地爱护我们水产食品安全,一旦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是对我们整个行业的打击。”

FAM:国家大宗淡水鱼类产业技术体系结构是怎样的?已取得了哪些重要成果?

农财宝典:在您看来,目前大宗水产行业面临着哪些发展难题?
戈贤平:问题还是存在一些的。虽然大宗淡水鱼类养殖业在中国渔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但由于长期以来缺乏足够的科研经费的投入,科技对产业发展的支撑作用没有得到有效的体现,表现为良种覆盖率低、病害损失严重、养殖模式落后等很多方面,包括近段时间的水产品质量安全事件,也给大宗水产行业的发展敲响了警钟。

第三项重点任务是池塘养殖的升级改造、新兴的养殖模式、以及池塘水质和底质的改良。我们认为,池塘将来是我们淡水养殖的主体,未来很多的湖泊、水库将从水产养殖中慢慢地退出。随着中国对水资源的保护越来越重视,作为水源的湖泊或水库将会抓紧对水产养殖的管理,以后主要靠增殖放流来开展,因此,池塘在养殖方面的重要性将越来越明显。但目前池塘养殖的问题也很多。我们的养殖还是处于粗放式,是靠占用大量的面积来扩大产量。其实养殖产量可以提高,但产量提高后,就有很多技术需要探讨。比如说病害的防治,养几百斤的时候,病害可能比较少,好控制,投料也不需要很大,增氧机等设备的要求也不高,但是一旦产量提高后,很多的技术问题又来了,所以池塘养殖还是有很多的提高空间。抗病育种是我们的研究方向

农财宝典:那是通过什么系统或渠道呢,是通过推广站?我们看到各地推广站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
戈贤平:是这样的,现在我们有岗位专家,每个岗位专家都要联系1-2个企业,每个专家都要有联系。比如我就和通威保持联系。我们这边一些好的研发产品,一些好的配方,都会第一时间跟企业进行交流。而且我们研发的内容,也来自于企业。我们进行科研立项的时候,不是像国家基金项目,搞一个项目指南进行立项,我们是先建立体系,后建立研发任务的调查,我们根据产业的需求来进行针对性的研究,而非像以前那样项目是国家制定的,做完以后项目结题交差了事,而且成果鉴定,验收完了以后,科研成果的转化速度不像我们现在这么快、与应用结合这么密切。

FAM:这次会议上,淡水鱼加工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您如何看待大宗淡水产品的加工?戈贤平:加工位于产业最高端的层次,像罗非鱼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就是因为加工才使得产业快速提升。我们现在的加工也在面临80、90后的消费群体,像这些年轻人,相对于按照以前产品的宰杀、烹调的方式,他们可能更愿意接受一些方便食品。包括进入超市,我们鱼宰杀好,相应的调料也配好了,处理很方便。包括休闲产品,旅游产品我们现在都在做。目前我们二十五个岗位专家中就有三位加工方面的专家,可以说这个比例相对于其它的产业体系是比较高的。但目前也存在一些困难,例如虽然我们的鲢鱼的成本比较低,但是因为它的肌间刺比较多,出肉率也较低,这就要求我们在一些加工技术上改进,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FAM:大宗淡水品种进行加工是否会失去其传统消费习惯的优势,面临其它品种如罗非鱼等加工产品的竞争?戈贤平:我们的加工产品形态这方面和罗非鱼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罗非鱼的加工的产品主要是鱼片,我们的加工主要是调味品加工方面,比如说腌制食品、熏制食品、调味食品,还有鱼糜食品,所以我认为两个产业还是不太有那么大的重叠。鱼糜是很重要的基础,把鱼糜做好后,可以向任何的食品去扩大。(文章根据现场记录及录音整理,未经受访者本人确认)

农财宝典:那可不可以这么说,我们国家的水产业有5个体系,我们这个体系政策在做的时候,已经就跨越了原来的单一的推广系统来做,形成了一种根据中国国情的两条腿一起来走的,一个就是通过企业,一个通过推广站。但是我们又在里面看到一些很矛盾的东西,一些大型的企业,比如通威,海大,这些企业自身可以做研发这一部分的工作,不需要科研企业来做,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戈贤平:科研单位和大的企业都有研发团队,但是你可以看到企业的研发团队是有局限性的,它不可能去做基础性的研究,而更多的是应用性的研究,它的研究所需的技术依托还是需要科研单位来完成。比如海大,我们下面的很多岗位专家都是它的技术顾问,它的很多问题还是要由我们来解决。它们所作的研发是现实性的,比如饲料的大配方,鱼粉替代问题等,而不会去花几十年时间去做一个鱼类的营养需求,还有育种,它更不会去做的。

6月17日,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国家大宗淡水鱼类产业技术体系、湖南省畜牧水产局主办的“大湖股份•首届全国大宗淡水鱼产业发展峰会”在湖南长沙召开。本届峰会以加强现代淡水渔业建设、推进淡水渔业可持续发展为主题,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知名淡水鱼产业领域学者、渔业科技工作者以及企业相关负责人近200人参加。作为国家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五个水产体系中最大的一个,大宗淡水鱼类产业技术体系承担了我国主要养殖品种青、草、鲢、鳙、鲤、鲫、鲂的研究与建设。从2008年至今,大宗淡水鱼体系在新品种选育与推广、养殖模式的改良、病害防控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本刊曾先后采访了对虾、罗非鱼、鲆鲽类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借此次峰会,在大宗淡水鱼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戈贤平研究员做了“我国大宗淡水鱼产业发展现状”报告后,本刊抓住会议短暂间隙,就产业体系组成结构、未来目标以及产业热点问题倾听了他的看法。池塘将是未来淡水养殖主体

然而,伴随着快速发展而来的是一系列存在的问题。标准化健康养殖比例低、质量安全问题、加工比例不高、企业规模小等等状况,都或多或少在影响着大宗淡水鱼产业的进步。

FAM:您觉得当前我国大宗淡水鱼产业发展的现状如何?戈贤平:大宗淡水鱼类养殖品种包括青、草、鲢、鳙、鲤、鲫、鲂,它们也是我国淡水养殖产量的主体。

农财宝典:国内是否有比海大的草鱼推广更到位的?
戈贤平:这个肯定有,珠江水产所的白俊杰副所长就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其实这是很基础性的工作,草鱼性成熟需要5年,五代就需要25年,所以他自己也说,这是在为后人打基础。但是这个工作必须有人去做,因为整个体系的方向是正确的。还有整个草鱼病害的选育种,上海海大在做,把草鱼的一些优良的基因整合在里面,不良的基因剔除,这些工作是非常基础的,企业是不会做的。

本刊专访国家大宗淡水鱼类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戈贤平作为国家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五个水产体系中最大的一个,大宗淡水鱼新品种的示范应用、暴发性出血病的研究、池塘养殖的升级改造等将是“十二五”期间体系工作的重中之重。戈贤平:mobile365体育投注 ,国家大宗淡水鱼类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研究员,南京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现为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水产学会《科学养鱼》杂志社社长、主编,并兼任中国水产学会理事、江苏省水产学会副理事长。主要研究方向为水产动物营养与饲料和水产健康养殖。目前主持的科研项目有:财政部、农业部下达的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1项,江苏省三项更新工程招标项目1项,江苏省支撑计划项目1项,参加农业行业专项1项。近年来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发表学报级论文30多篇,其中SCI5篇;主编出版著作10余部,达300多万字。获得全国农牧渔业丰收奖一等奖1项、三等奖1项,江苏省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三等奖2项,无锡市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各1项,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科技创新二等奖1项。

大宗水产最需要关注质量安全

在大宗淡水鱼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戈贤平研究员做了,目前大宗淡水鱼体系的主要问题是这个么。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农财宝典:但是行业里面对这些东西也存在一些看法,像海大在搞一个草鱼的长江种,将其在广东推广,大家感觉效益是比以前好,他们不会认为是科研机构在做这个事情。
戈贤平:它这个工作,还是比较浅层次的,因为养殖户养殖草鱼多年之后,遗传多样性和优良性状都丧失了,引进长江流域的野生种的确提高了养殖效益,但是和真正意义上的遗传育种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mobile365体育投注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